疫情影响游览出行能退费吗_主页
疫情影响游览出行能退费吗
更新时间:2021-08-19
 

  赵昭

  暑期本是旅游旺季,许多消费者都提前预订了机票、酒店,或报名加入了旅行团,但忽然袭来的一轮新冠疫情打乱了良多家庭在暑期休假旅游的打算。那么,对已经签署的旅游合同花费者,能由于疫情变革或解除吗?又会发生哪些影响呢?因疫情导致行程中断或无法实现后,消费者预支的团费或机票、酒店等用度能退吗?

  要害词

  解除合同

  因为疫情的影响,很多消费者的暑期旅游方案不得不暂停。撤消出行规划,退团、退订等消费纠纷会显著增多,这也使得旅游合同在履行进程中增添了潜在危险。通常,解除合同分为两种情况:

  一是当事双方协商一致解除。民法典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疫情导致的合同履行困难是多方面的,既包括疫情局势不定导致的旅游者和旅游经营者均难以确定行程,又包括防疫措施的增长导致的旅行成本回升,还包括疫情直接导致的出行风险增加等,这些因素都使得合同双方均存在必定解除合同的志愿。

  此时的中心问题是合同解除后损失如何承担。在这类损失中,直接损失主要包括旅游经营者前期支付的车票、机票、地接等各项费用。我国当初对新冠疫情应答敏捷,铁路部门和民航部分8月3日均已下发通知,推出疫情期间免费退票的措施,这就减少了解除合同的一部分主要损失,为合同协商解除发明了条件。

  协商解除的原则应当是民法典规定的诚信、公平原则,双方在考虑具体合同情况的基础上,合理分担实际损失。去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一)》(以下简称《指点意见(一)》),后与司法部、文明旅游部独特下发了《对于依法妥当处理涉疫情旅游合同纠纷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均要求各级法院要积极引导当事人协商和解、共担风险、共渡难关。在双方协商过程中,如产生意见不合,也可以通过人民调解、行政调剂、司法调解等门路,引入第三方机构参加调解。人民调解委员会、法院诉前调解等机构具备专业常识,懂得现行政策,有才能为合同方供给良好的法律服务。相关文件也要求旅游行政机关、法院等充足施展服务保障作用,保持调停优先,引诱当事人协商和解。

  二是因为不可抗力单方解除合同。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中规定了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的多少种情形,其中包含“因不可抗力以致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个别以为,不可抗力是不能预感、不能防止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须要留神的是,民法典划定的因不可抗力导致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进而解除合同的落脚点在“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而不是“不可抗力”。不可抗力有时只是临时妨碍合同履行,有时是影响合同局部内容履行,这些都不形成解除合同的法定条件,只有在因不可抗力到达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程度时,当事人能力解除合同。详细到此次疫情对旅游合同的影响,假如对合同当事人而言,仍有可等待的履行好处,则疫情不应构成旅游合同履行的不可抗力,当事人也就不能据此要求解除合同。

  在实际中,恳求解除旅游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应该举证证明疫情或者疫情防控办法对其履行合同造成的阻碍。这对旅游者一方来说,可能是依据疫情防控请求,本身处在疫情高度危险区,已无奈按合同商定的期间出行;对游览经营者来说,可能是重要旅行目标地景点已封闭,无法断定何时有前提实现合同约定的行程。对此,解除合同方应证实相干防疫政策的存在,并证明己方实用相关政策的情形。只有这样,才干肯定疫情导致的不可抗力与不能实行合同之间的因果关联。

  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依法主意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达到对方时解除。对于用意解除合同的一方而言,如确定要解除合同,应尽早通知对方,这不仅是解除合同的必经程序,而且是解除方的一项责任。《通知》第十二条规定,旅游经营者和旅游者应将受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影响不能履行合同的情况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对方的丧失。旅游经营者或旅游者未履行或未及时履行减损跟通知义务的,应承当相应义务。从旅游合同的标的看,自身就极具气节性,这也是其特别轻易受疫情影响的起因,这就要求合同方始终秉持诚信和气意,及时沟通,实现利益最大化。

  因疫情不可抗力导致解除合同的,解约方不视为违约,不承担违约责任,但并非不承担负何损失。因旅游合同无法履行导致的损失首先包括旅游经营者在前期已向地接社或者履行辅助人支付且不可退还的费用,包括退票费、地接费等;其次包括旅游经营者为履行合同付出的劳务等经营本钱,以及旅游经营者的可得利益等。这些损失应按公平原则在合同双方之间摊派。我国旅游法规定了合同解除后的损失分担原则,根据《通知》的第十条规定,已向地接社或者履行帮助人支付且不可退还的费用可以由消费者承担,但其他旅游经营者的经营成本和可得利益损失等,经营者不得向旅游者主张。这一原则既斟酌到了大部门旅游者作为消费者的权利,又统筹了旅游经营者的实际困难。实践中,旅游经营者应举证证明哪些费用已属于不可退还的费用,这些往往在合同履行前期已实际产生结束,或在合同解除后为预防损失扩展不得不支出。另外,旅游经营者应及时部署退费,因客观原因导致不能及时退费的,应当及时向旅游者作出解释并出具退款期限书面许诺。如不阐明合理原因,成心迁延退费的,还可能向旅游者承担本钱损失。

  关键词

  变更合同

  作为突发事件,疫情的暴发确切会影响合同的畸形履行。面对这一客观情况,从掩护当事人正当权益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局出发,咱们应当在有效防控疫情的条件下,采用各种方式促成合同履行。

  《领导看法(一)》规定:“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仅导致合同履行困难的,当事人可以从新协商;可能继续履行的,人民法院应当踊跃领导当事人继续履行。当事人以合同履行困难为由要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显明不公正,其请求变更合同履行期限、履行方式、价款数额等的,人民法院应当联合案件实际情况决议是否予以支撑”。这一条款指明了处置涉疫情合同纠纷的基础准则,即尽量抢救履行难题的合同。其中,采用变更合同条款等方式是避免履行困难的合同直接解除的重要手腕。

  今年实施的民法典为这一思路提供了法律支持,第五百三十三条规定,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破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贸易风险的重大变更,继续履行合同对于当事人一方明显不公平的,受不利影响确当事人可以与对方重新协商;在合理期限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这是合同法上的形式变更原则,普通应同时满意四个条件:一是存在造成合同履行艰巨或合同缔约基本损失的客观事实;二是存在不可预见性和不可归责性;三是触发事件发生在合同有效存续期内;四是继续履行合同的成果显失公平或目的不达。在疫情导致的旅游合同履行困难情况下,合理应用这一原则有助于克服困难,减少双方损失。这一原则不仅适用于尚未达到不可抗力导致合同解除条件的合同履行困难情况,也适用于已达到了合同解除条件,但受不利影响的一方有变更合批准愿的情形。

  双方能够采取延期履行合同、调换为其余旅游产品等方法公道变更合同内容,这也是较常见的合同变更计划。《告诉》还特殊提及,将旅游合同中的权利责任转让给第三人,也可作为战胜履约艰苦的方案。这一方案大大拓宽了合同变更的内容,本质是合同权力任务的转让,在目前各地域疫情况势重大水平差异极大的情况下,不失为一条可行的主要道路。

  症结词

  合同持续履行

  对于受疫情影响较小或变更后可以继承履行的合同,在合乎政府防疫要求的情况下,如需要近期实际履行,还应注意疫情对出行运动的实际影响。

  旅游法规定,旅游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契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旅游者购置、接收旅游服务时,应当向旅游经营者如实告诉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遵照旅游活动中的平安警示规定;旅游者对国家应对重大突发事件暂时限制旅游活动的措施以及有关部门、机构或者旅游经营者采用的安全防备和应急处置措施,应当予以配合。面对疫情发生的不确定性,旅游者应履行如实告知义务,配合相关防疫要求;旅游经营者应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提供有效的防护装备,并制定突发情况预案。双方均应负起责任,保障职员安全、合同顺利履行。

法官提示

  留心合同解除特别条款

  在实践中,当事人签订旅游合同往往为制式合同,此类合同对于合同解除往往存在特别规定。例如,一些旅游合同可能采用了原国度旅游局与国家工商行政治理总局结合制订的《团队海内旅游合同(示范文本)》,该示范文本的第十四公约定:“旅游者和旅行社在行程前可以书面情势提出解除合同。在动身前7日以上提出解除合同的,双方互不承担违约责任。旅行社提出解除合同的,全额退还旅游费用;旅游者提出解除合同,如已发生旅游费用的,应当扣除已发生的旅游费用。旅行社应当在解除合同的通知到达日起5个工作日内,向旅游者退还旅游费用”。该条款较为过细地规定了合同解除的详细条件,设定7日的期限,是因为行程前7日旅游经营者正常尚未着手行程的具体实行,不会对双方产生损失。这一特别条款服从行业通例,照料到了合同双方的利益,如受到疫情影响的合同存在该条款,可以考虑优先适用。

  还有部分合同是旅游经营者制定的格式合同,其对象是针对不特定的消费者。由于新冠疫情发生已一年有余,相关合同内容可能包括对突发疫情的处理条款。对此类条款应严厉看待。我国消费者权益维护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经营者在经营活动中应用格式条款的,应当以明显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商品或者服务的数目和品质、价款或者费用、履行期限和方式、保险注意事项微风险警示、售后服务、民事责任等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弊关系的内容,并依照消费者的要求予以说明;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消除或者制约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罢黜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分歧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巧手段强迫交易;格局条款、通知、申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其内容无效。民法典也有格式条款未经说明不能成为合同内容的规定。根据这些,在格式合同中限度消费者解除权的行使、任意规定合同解除消费者应承担的退款比例、规定经营者疫情时有权更改合同主要条款等内容,均对消费者不发生效率。

  (作者单位:北京市丰台区国民法院)

【编纂: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