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霏: 爸爸在天上给我加油呢_主页

企业文化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张雨霏: 爸爸在天上给我加油呢
更新时间:2021-08-18
 

  东京奥运会获得两金两银 中国女子蝶泳重回世界巅峰

  张雨霏: 爸爸在天上给我加油呢

  23岁的徐州姑娘张雨霏在东京奥运会上的表现令人惊艳,9天的游泳赛程,她几乎每天都有比赛,参加了6个项目的比拼,连同预赛、半决赛、决赛,一共听了12枪,拿下了两金两银(女子200米蝶泳金牌、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金牌,女子100米蝶泳银牌、4×100米男女混合泳接力银牌),成为中国游泳选手单届奥运赛场获得奖牌最多的运动员。因为时间冲突,为了确保女子4×100米混合泳接力这个集体项目游出好成绩,她放弃了和队友吴卿风竞争女子50米自由泳决赛资格的机会。除此之外,她参加的所有项目均进入了决赛。

  100米蝶泳银牌、200米蝶泳金牌的成绩足以说明张雨霏的女子蝶泳水平在世界上的统治力。中国女子蝶泳的水平长期以来一直处于世界泳坛前列,从“五朵金花”中的钱红,到周雅菲、刘子歌、焦刘洋、陆滢,都保持着世界顶尖的水准和成绩。在刘子歌、焦刘洋两位奥运冠军退役,陆滢结婚生子离开一线之后,中国女子蝶泳有过短暂的低迷期。但现在,随着张雨霏的出现,中国女子游泳在这个项目上再次化茧成蝶,打破了国际泳坛高手环绕的壁垒,重新站在了世界巅峰。张雨霏成为中国、亚洲,乃至世界的新蝶后。

  3岁就下水

  年少成名天赋高

  1998年4月19日,张雨霏出生于江苏徐州的一个体育世家,父母都是游泳教练。根据妈妈张敏的回忆,小雨霏3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妈妈下水了。张雨霏曾回忆道:“因为爸妈都是游泳教练,所以我有记忆以来似乎每天就泡在水里,每天都在游泳。我不知道是他俩谁的主意,可能是合伙的吧,就给我扔水里了。”

  如果说3岁时下水只是为了好玩儿,那么在小雨霏5岁的时候,妈妈开始认真考虑女儿系统学习游泳的问题了。

  在具有游泳传统的徐州市民主路小学就读一年级后,张雨霏开始跟随启蒙教练孔淼学习游泳。张雨霏超强的天赋和出众的身体素质引起了教练的注意,孔淼说张雨霏一直在徐州市水上中心练到12岁,2010年9月被选入江苏省队。“在她八九岁的时候,这个小孩的天赋开始凸显出来。训练的时候,雨霏总是第一个主动和同组或者其他组的大运动员进行挑战。一开始她还输多赢少,后来随着水平的提高,游得越来越快,就变成了赢多输少。她从小就对比赛胜利非常渴望。雨霏11岁的时候,我带她参加了江苏省的一个少儿游泳赛,她获得了两项冠军,第一个冠军就是蝶泳。”

  孔淼曾给张雨霏做过乳酸代谢测试,这个测试反映的是运动员身体的恢复能力,张雨霏明显超过其他孩子。对于游泳运动员来说,超强的身体恢复能力就意味着“耐练”。

  12岁的张雨霏在江苏省运会大放异彩,夺得2金3银1铜。凭借这一优异成绩,她被选入了江苏省体校。在省体校不到半年,因为表现优异,张雨霏未经试训就接到江苏省游泳队的进队通知,这也创造了江苏省专业队的历史。2011年,张雨霏参加了在包头举行的第十一届全国中学生运动会,13岁的张雨霏一人独得游泳项目的3金1银。

  2015年是张雨霏成绩快速进步的一年,她随中国游泳队出征了喀山世界锦标赛,那是张雨霏第一次在游泳世界大赛上亮相。17岁的姑娘在200米蝶泳决赛中游出了2分06秒51的成绩,获得第三名,拿下了她世锦赛的第一块奖牌,同时创造了该项目的世界青年纪录。

  2016年,18岁的张雨霏首次征战奥运会,女子200米蝶泳决赛中获得第六名,张雨霏后来回忆说,“我当时坐在检录室里就像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只想赶紧比完。”

  蝶泳和自由游金牌都能拿

  当之无愧的全能女王

  有意思的是,张雨霏获得全国冠军的时间,要比她成为青少年世界冠军和亚洲冠军来得晚,打破了通常从省市至全国到亚洲再到世界的一般体育明星的进阶惯常。更有意思的是,张雨霏首夺全国冠军的项目来自于她的副项,而且一夺就是双金。

  那是2014年秋,在黄山举行的全国游泳锦标赛女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上,张雨霏获得她第一枚全国比赛的金牌,第二天她在女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中再夺第一。不太了解张雨霏的普通体育迷在她这次东京奥运会上与队友一起赢下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金牌的时候还在纳闷,这姑娘不是游蝶泳的吗,怎么自由泳也这么厉害?这就是张雨霏的天赋所在了,她早已具备了全能王的潜质。

  除了女子100米蝶泳的全国纪录之外,张雨霏还是全国女子100米自由泳纪录的保持者。在去年9月27日的全国游泳冠军赛暨奥运会达标赛中,张雨霏游出了52秒90的好成绩,打破了11年前快速泳衣时代上海名将庞佳颖创造的全国纪录。而在今年的冠军赛暨奥运会选拔赛中,张雨霏不仅继续垄断女子100米、200米蝶泳的金牌,轻松达到奥运会A标之外,还“玩儿票”似地连续在女子50米、100米自由泳预赛、半决赛中游出其他选手难以企及的成绩拿到第一,也全都轻松拿下东京奥运会的A级参赛标准,但随后因为战略原因她放弃了决赛的争夺,不和队友争夺进军东京奥运会的门票。

  去年的青岛全国冠军赛,因为实行了体能测试要与成绩挂钩的新规而在外界掀起轩然大波,王简嘉禾、傅园慧、余贺新这些名将,均是因体能测试成绩不过关而失去了决赛资格。而张雨霏无论是竞技成绩还是体能测试成绩,全是堂堂正正的第一名,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游泳队、中国游泳的全能女王。

  换教练后改技术

  东京奥运会前曾陷入迷茫

  就像很多成功者所经历的那样,前进的道路上从来没有一帆风顺这样的词汇,张雨霏也一样。

  2017年天津全运会之后,曾带出过焦刘洋等名将的张雨霏的主管教练因违规禁赛,张雨霏的训练小组一下子变得支离破碎,那种群龙无首、无依无靠的感觉,对一位视教练为父亲的少女来说,打击是巨大的。按照队里的要求,大家只好分开选择各自的新教练。

  张雨霏经过慎重思考,选择了如今的主管教练、来自上海的崔登荣。崔指导最成功的弟子是在里约奥运会上夺得了女子100米蝶泳决赛亚军的陆滢。崔登荣是一名特别强调技术细节的教练,张雨霏却是出了名的能力超强,但技术有短板的运动员,大家本以为二者的结合和互补应该是个完美的组合,没想到合作开始并不那么美好。

  从2017年年底开始跟随崔登荣,崔指导就给张雨霏立下了拿奥运冠军的三年计划:第一年改技术,第二年练能力,第三年拼细节。

  改技术是个风险极大、短期收效甚微的大动作。由于长期高强度训练,张雨霏的脊柱侧弯情况明显,两侧力量不均,抱水时机也不同,蝶泳入水手形、入水点、抱水路线、出水路线都有大问题,甚至张雨霏的出发、转身、到边细节也全有缺陷。崔登荣曾经开玩笑地形容张雨霏就像是一台搭载了超跑机器的极品飞车,但外观却是一堆破铜烂铁。

  为了改技术,张雨霏不得不忘记过去的肌肉记忆,尝试练习许多枯燥甚至带来痛苦的动作。为了让肩的灵活性更好,入水点能更远,从而增加抱水的实效,崔指导每天晚上会安排专人去给她压肩。张雨霏当着外人不敢有脾气,但私底下跟崔指导发了好几通火,但每次又被崔指导怼得哑口无言。

  崔登荣是个倔脾气,张雨霏也是个倔脾气,两个人是倔到一起了。有的时候面对着千叮咛万嘱咐的教练,张雨霏脾气上来了就是任性不听话,经常崔指导给她发消息轰炸,她觉得委屈就气愤得不理不睬,回也不回。不过,训练时两个人拌嘴如同家常便饭,训练外却不妨碍他们之间越来越深的信任。崔导把张雨霏当成自己的女儿,张雨霏也把崔导当成了父亲,把最真实的情绪和想法全盘托付。

  改进技术的初期,张雨霏的成绩曾有过大幅下滑,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200米蝶泳夺冠的短暂辉煌之后,2019年的光州世锦赛上却连半决赛都没进,这导致了她对这个距离产生了一丝恐惧。这一年,甚至到了谁都可以赢张雨霏,张雨霏遇到谁都能输的地步,这成了张雨霏内心挥之不去的梦魇。面对只有不到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张雨霏也陷入了深深的迷茫。“我害怕”成了张雨霏游200蝶前说得最多的一个词。

  为了找回自信

  一年多没有参加200米蝶泳比赛

  2020年4月,由于疫情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办,对张雨霏成绩得不到提高而百思不得其解的崔登荣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这一年不让张雨霏参加任何200米蝶泳的比赛,一年不测试任何200米蝶泳的成绩,让张雨霏专注100米蝶泳。但其实在崔登荣看来,100蝶泳练得再好,奥运会也不见得稳赢,因为几个对手都很强大,你进步别人一样在进步。但是200米蝶泳,对手都变老了,张雨霏的条件则是最好的。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是几代中国游泳人拼下来的光荣业绩,无论如何也要延续下去。女子200蝶是崔登荣接手张雨霏以来的梦想,也是张雨霏出道以来的梦想。

  在崔指导独特的人格魅力影响下,帮助张雨霏的人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有三个外教提出愿意付出自己的额外训练时间来单独带她,张雨霏爱笑的性格也非常讨这些外国友人的喜欢,加之自学的英语也能让她与外教无障碍交流。

  于是,张雨霏的陆上体能训练直接被几位外国体能教练共同承包,张雨霏的体能在数个月后有了明显的质变,她也养成了和男队员较量体能的习惯,加上水上系统训练的提高,张雨霏渐渐找回了一些自信,她开始独立思考训练,主动沟通反馈训练。有了100蝶训练的成功,200蝶的提升水到渠成。不断的比赛配速训练,不断的细节打磨,在2021年的第一天,张雨霏在阔别200蝶赛场400多天后再度出战,在全国游泳争霸赛上,以2分05秒49大幅提高个人最好成绩,这同时也是近几年来的世界最好成绩。

  而在2020年10月初于青岛举行的全国冠军赛暨奥运会达标赛上,张雨霏已经在100米蝶泳中游出了55秒62的个人最好成绩,与瑞典名将舍斯特伦保持的55秒48世界纪录仅相差0.14秒,并且打破了刘子歌保持了11年之久的该项目全国纪录。今年5月份的全国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选拔赛又是在青岛举行,张雨霏在100米蝶泳比赛中再次轻松游进56秒,状态相当稳定。两大蝶泳主项都毫不费力地拿到了前往东京参赛的资格。这个时候,张雨霏和崔登荣才松了一口气,而且心里有了底气。

  性格开朗

  曾被教练评价为“傻白甜”

  张雨霏不仅人长得甜美,性格也开朗,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属于“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那种阳光女孩。

  在里约奥运会有傅园慧的“洪荒之力”,在东京奥运会有张雨霏的“中国力量”,因为张雨霏面对镜头采访时的脱口而出,“中国力量”在后来被很多运动员提及。

  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结束后,张雨霏对着镜头说,“我们赛前是想着争夺奖牌的,但(夺得)金牌真的是太给我们惊喜了。我的主项并非自由泳,开始游的时候我还想着人家都是游专项的,我可能会游不过对手。可到了最后50米,也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力量,可能就是中国力量吧,一下子给了我巨大的动力,第一个完成了交接。”看着几个年龄比自己小的伙伴,张雨霏有所感慨,“我算是90后的尾巴吧,看看她们,都是00后啊。”

  在女子100米蝶泳决赛遗憾与金牌擦肩而过时,很多人都安慰她。张雨霏说,“我为什么要遗憾和伤心呢?我还从来没有赢得过奥运会的奖牌呢,这下拿到了银牌,是进步和突破,我很开心。”谈到对于接下来200米蝶泳比赛的展望,张雨霏就回答了一个字:“游。”而在拿到200米蝶泳决赛冠军之后,在被问到当时的想法和愿望时,张雨霏说,“我希望半年不下泳池。”但随即她马上自我否定,“这不可能,我知道我今年不会退役,明年也不会退役。”

  张雨霏还透露说,“你们知道吗?我教练(崔登荣)可啰唆了,每天要和我说100句话,虽然都是对的,我也不能全听进去,只要有一句听进去了就行。这次200蝶比赛当天我就记住了一句,他告诉我没人能游得过我,谁要是紧跟着我谁就得‘死’,这就是我的舞台,而且我还会破纪录。”

  最逗的是,张雨霏还披露了崔登荣指导刚收她当弟子的时候形容她的话,崔指导一开始认为张雨霏是个“傻白甜”的典型。后来在外训回来之后,张雨霏的皮肤晒得很黑,她就和崔登荣说,“教练,你看我这回是不是连‘白’字都不占了吧?‘傻黑甜’?”

  给教练挂金牌

  拥抱患白血病的日本选手

  幽默开朗的张雨霏,骨子里也蕴含着一种霸气,不然也不会站到最高的领奖台上。

  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和女子200米蝶泳决赛的当天早晨,崔登荣告诉张雨霏,“你先去热身,一会儿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上岸后,崔登荣对张雨霏说,“一会儿你要游接力,200蝶比完后马上去放松。”张雨霏回答,“哦,好。”她在后来做访谈节目时说:“让我上我就上,既然大家信任我,我就不会辜负大家。如果两场比赛之间仅相隔30分钟,可能会影响我的体力。但是相隔一个小时左右,我认为自己能够恢复,一点儿问题没有。”

  4×200米自由泳接力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西方媒体再次挑起了兴奋剂话题,张雨霏霸气回应说:“从2020年3月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兴奋剂检测从未停过,到奥运会前是越来越多。根据网上统计,中国选手应该是全世界接受尿检数例最多的!”

  除了霸气之外,张雨霏的骨子里更多的是温情,200米蝶泳夺冠之后,她在泳池边把金牌摘下来,郑重地把它挂到了崔登荣的脖子上,感谢教练多年的培养之恩。在女子4×100米混合泳接力比赛结束之后,张雨霏和日本队队员池江璃花子拥抱,在池江璃花子的耳边说,See you next year,相约在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上再见。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池江璃花子夺得6金2银,被称为“泳池中的天才少女”,张雨霏和她在100米蝶泳中较量过,当时夺冠的是池江,张雨霏获得亚军。后来池江璃花子被诊断为白血病,努力治疗康复后又复出参加奥运会,张雨霏和池江璃花子惺惺相惜,两人是对手也是朋友。

  奥运会比赛结束,提及父亲,开朗的张雨霏泪流满面,她说非常想念已经在天堂的父亲:“我已经有很久没有机会叫爸爸了,但是我会经常梦见他。里约奥运会的时候我梦见了他,这次出征东京之前我也梦到了他。在200米蝶泳比赛之前我的心里还想着爸爸,我知道我绝不是一个人在比赛,爸爸一定在天上看着我,在给我加油呢。我现在可以跟他说了,‘爸爸,我已经站到了奥运会的舞台上,我是奥运冠军,我做到了,女儿会成为你的骄傲!’”

  文/本报记者 刘艾林 【编辑:于晓】